当前位置: 首页 > 军事新闻 > 李敖谈中日关系

李敖谈中日关系

2015-08-17 10:51 娱乐圈

李敖谈中日关系之一

     台湾是中国的睾丸,急了会操刀自宫,我觉得实则不然,就中国近代历来的表现而言,除了毛主席时代雄起过,其他时候都象个臃肿的妇人,台湾不但是中国的一边乳房,而且是乳腺癌早期的乳房,动手术切掉中国会怕疼,而且觉得不美观,所以就有了自我安慰的想法,以为提高免疫力就可以自然痊愈,这就是和平统一。

     一百多年前中国简直就是个性奴,西边几个猛男一起上,日本也没闲着,他说让外人上还不如让邻居上,于是日本在中国身上玩虐待,光这样还不够,他想让全亚洲都当他性伙伴,玩腻了还想找山姆大叔搞玻璃,结果发育不全的小男孩和虎背熊腰的大汉扭打起来,流了鼻血死撑着,直到档部被踹了两脚他才冷静下来,战后中国没找日本索赔,怕别人说我们拿嫖资还是怎么地?我真是纳闷,我伟大的祖国在和强J犯行什么妇人之仁,打胎费总得要吧?

     照日本的说法,过去了就算了,历史是留给人遗忘的,虽然中国一再表态: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但那似乎只是少数有良知的国人才懂得的道理,普京在国际上一惯强硬,一个强大的政权从来都是铁腕政治,可是我们的外交就是这么暧昧,说一些有回旋余地的话,或者干脆装哑巴,女人吵架还会撕破脸,中国这算什么?太监!现在连越南和菲律宾都不把中国放在眼里,中国人却还夜郎自大,自以为天下老子第一。

      再看看3.14拉萨事件,西方媒体对此事尽展百般歪曲之能事,可是我们的媒体又干什么去了?最可恨的是印尼问了一个小日本动物说你是不是中国人,小日本动物用日语回答了一句,人家就把小日本动物给放了,说明杀人狂也是有脑子的,他们知道日本是什么国家,好惹吗?更知道中国是什么国家,李连英式的国家,别告诉我你连李连英都不知道是谁?谈谈最近,日本分别摸了韩国和中国的手(竹岛,钓鱼岛),韩国都想回家拿菜刀了,中国是被强奸惯了习以为常还是怎么了?日本说中国衣服穿太厚了(军费预算不透明),这就是强奸犯典型的逻辑,他的意思是说,你穿棉袄我想撕扯都不容易。

李敖谈中日关系之二

     日本就是喜欢无理取闹,台湾明明是中国的乳房,他偏要把自己的手当胸罩,总之他的理由随时可以遍出一大堆,对这种劣等动物,你还跟他讲什么道理?谈什么中日友好,中日友好就是米兰昆德拉说的性友谊,就好象你辩论男女间是否存在纯粹的友谊,那种纯粹的友谊就是纯粹的扯淡!

     日本想摸中国乳房,中国当然是严词拒绝了,太过分了抵抗是肯定的,但抵抗有多强烈那就说不准了,中国的近代历史让人寒心,我们退一步,为了发展经济忍辱负重,乳房也让他摸吧,可他摸了能满足吗?什么叫得陇望蜀,日本兴奋了那还了得,现在发育未全就已经跃跃欲试,现在不给他泼冷水他能降火吗?

李敖谈中日关系之三

      根据对比,中国今天的普通高等教育的收费相当于民国30年的贵族学校,毫无疑问这是改革以来最大的失败,必将对中华民族的发展和崛起产生深远的负面影那么中外人士会问为什么中国表面上显得如此富裕,答案是中国的庞大人口基数,贪污污者、以权钱交换立业创收者和正当有产者就能形成一个巨大的消费市场,中国看上去就像一个上半身华丽无比下半身破烂不堪的怪人,问题是中国一直在尽心尽力的照顾上半身,似乎忘记了自己下半身的存在。

李敖谈中日关系之四

     全国总工会公布目前中国民工被拖欠的工资估计有1千亿元左右,其中建筑业占百分之70以上,有些方包工头欠民工的钱,建筑商欠包工头的钱,而最后是地方政府欠建筑商的钱,国家统计局的数字显示,全国各地**拖欠工程款占全部拖欠工程款的四分之一以上,北京理工大学人文学院教授胡星斗说,一些地方政府在财政资金困难的情况下,为了所谓“形像工程”和“政绩工程”而强行上马一些项目,但是又没有钱,于是只能让建筑公司先垫钱上马,地方政府于是成了是最终债务人之一。

     2000年底,日本的海外总资产增加3317亿美元,达到3.2046万亿美元,而2003年中国的GDP是11万亿人民币;日本制造业在海外的销售额每年在1万亿美元以上,2000年达到了1.3万多亿美元,这其中在2002年左右光电器就有中国消费者送的150亿美金左右,这个数字已经超过日本国内市场,占日本电器商总收入的四分之三,你我现在用的光驱即便是中国企业造的也得给小日本动物付购买专利费,这就是悲哀所在,如果你仇日,你必须坚定的关注自己的每一个消费细节,仅日本制造业在海外销售额此一项就超过了我国当年的GDP总值。

     最近十年间,日本的经济增长率在1.3%左右,要明白即使他的一碎步,也会让中国跑几年的,经济总量摆在那里,日本在经济衰减的同时一边在喊哭穷,一边对技术开发和促进生产投入了9万亿美元,日本的媒体在这其中很好的配合国家战略,在哭穷的同时还抬出了中国威胁论,并且推广到国际上,中国还真有许多人自以为是,老子天下第一了,已经被人竖起准备当未来的枪靶子,还傻不愣鸡地高兴呢。

     中国醉生梦死的媒体战略和从业者的水平,中国人民已经不想再领教了,从背后充满丑恶交易的春节晚会到倒白开水似的电视节目,都已在失去公信力,有人说我没脑子,我的确没脑子,爱国者如果有脑子或许不会选择爱国,爱国多累?吃力不讨好,说点激动的话还怕被请去喝茶水,学周星驰说一句:什么世道!脑进水的人总是说我们脑中风,那些理性者为什么那么理性?因为他是以局外人的心态去看待国事,假如他妈病了,我相信他不会不着急,那么祖国病了呢?

     我习惯用自嘲的语气说话,我还是那么感慨,恨铁不成钢!不是我们愤青不老实,是不平则鸣,中国最缺这种人,现在看来就好象死绝了一样,为什么现在有些人民公仆都成人民公爵了(贪官)?这都是因为缺少监督,他们可以爬到人民头上撒尿,现在如果一昧对小日本动物和美国佬讲什么狗屁礼仪和忍让,就准备接受被别人骑在脖子上拉屎拉尿吧。